离我最近的电脑培训中心「青岛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音乐学院赴郯城县红花镇开展“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青岛大学医学部、附属医院、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音乐学院赴郯城县红花镇开展“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青年工作的重要思想,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引导和帮助广大青年学生上好与现实相结合的“大思政课”,在社会课堂中“受教育、长才干、作贡献”,坚定信念听党话、跟党走,迎接党的二十大胜利召开,今年青岛大学暑期“三下乡”的重点活动之一,在7月4日至6日,由学校党委办公室、校长办公室、党委组织部、党委宣传部、合作发展处、校团委联合组织,医学部、附属医院、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音乐学院精心筹备,赴临沂市郯城县红花镇省派“第一书记”帮包村,共同开展送文化、科技、卫生“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并开展科技支农、电脑捐赠、下乡义诊、入校支教、墙体彩绘、理论宣讲、参观红色教育基地等系列实践活动,积极助力我校省派“第一书记”工作。

7月5日,校党委书记胡金焱率队来到临沂市郯城县红花镇,亲切看望慰问“第一书记”,校党委常委、副校长刘彩云,校党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徐龙飞一同参加慰问。在红花镇,校领导与130多位参加“三下乡”活动的师生一同参加相关活动,助力“第一书记”工作。

此前,7月1日下午,学校在浮山校区大学生科创文化中心二楼多功能厅隆重举行了我校2022年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暨“青年红色筑梦之旅”活动出征仪式,校长夏东伟出席仪式并发表总动员讲话,刘彩云为“三下乡”活动授总旗。

7月4日下午,青岛大学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的19位师生来到红花镇后,立即开展志愿服务活动工作。“科技组”负责在红花镇搬运和组装由学院捐赠的电脑,并为每一台电脑安装基层干部日常办公的必备软件,为部分电脑提供安装到村、安装到户的便民服务,进行电脑组装、系统升级和软件安装。“彩绘组”对红花镇4个社区村庄墙体进行了“一墙一文化,一墙一风景”彩绘美化工作。经过志愿者努力,一幅幅生动的彩色绘画跃然墙上,既美化了乡村环境、树立了文明新风、又传递了坚定的红色信念:“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国家有力量。”

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潘秋鸿介绍说,“本次活动,学院共捐赠了120台电脑给红花镇的大院子社区、壮口社区、重兴社区、红花埠社区4个村子,主要用于基层干部的办公和部分村民使用。”

7月5日下午,计算机科学技术学院2021级硕士研究生陈星云同学,对各村来到现场的村民进行了集中基础电脑使用培训。红花镇渠沟村的青年葛飞,通过村支书的推荐参加了此次的计算机基础知识的培训,“我很期待接下来的知识培训,希望以后能应用到我的工作中。”葛飞说道。

7月5日下午和6日上午,由青岛大学医学部和附属医院23人组成的义诊专家团队,为村民进行了大型现场义诊活动及CPR培训。本次义诊专家阵营强大,均为医学博士或博士生导师,有丰富的诊疗经验,他们中有全国先进工作者、中国好医生、山东省优秀共产党员、山东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青岛最美科技工作者等,义诊范围涵盖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消化内科、神经内科、心血管内科、内分泌与代谢性疾病科、乳腺外科、骨科、小儿内科、急诊专业,基本涵盖了村民就诊需求。

在现场,前来问诊的村民,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其中的尹克良老人,今年已经81岁了,陪伴他的女儿尹宗花介绍说:“社区里说青岛大学医疗专家过来义诊了,我就带我父亲过来了。想给自己的老父亲看身体的同时,我也找医生问问自己时常腿痛是什么原因,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专家诊断了了我才放心。”

来自大院村70岁的谢春玲,自己独自一人过来接受义诊,她说感觉身体不好,自己也不识字,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她来到二楼的候诊室准备测量血压、血糖,在等待血压结果期间,她带有几分急促心情询问测血压的大夫,自己心脏不好,还经常腿痛,应该去哪里看病。心内科义诊专家宋冰雪和关节外科的义诊专家吕江涛,分别仔细为谢春玲老人进行了诊断,询问她最近身体状况以及常吃的药物,用尽可能通俗的话语为谢春玲讲述她的身体情况。

医学部党委常务副书记王有全说,在本次“三下乡”活动中,附属医院义诊专家阵容强大,诊疗范围广,并开来了乳腺移动查体车,使义诊与科普相结合。不仅让革命老区群众在家门口享有优质的医疗卫生服务,缓解了革命老区民众“看病难”的问题,同时也使附院专家和青年医生经受了一次红色革命教育。

7月5日下午,青岛大学音乐学院艺启志愿者协会“三下乡”志愿者一行,来到红花镇中心幼儿园与小朋友一起活动,受到了小朋友们的热烈欢迎。2021级师范生张茵,现场为小朋友们讲述了一场生动的奥尔夫音乐课程,用绘声绘色的话语引导小朋友们敞开心扉,勇敢地进行自我介绍。“我自己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还是还有点紧张和忐忑,担心自己做得不够好,慢慢地被小朋友们甜美的笑容、纯真的声音所打动,渐渐放松完全投入其中、乐在其中了。”张茵介绍说,通过活动她收获颇多,希望将来能参加更多的支教活动,不仅锻炼自己,也能为乡村孩子们带来更多欢乐和笑容。

志愿者们还带领小朋友们进行了字词练习、用心听——大自然的声音、释放天性——模仿声音这三个活动,小朋友们投入其中,欢笑不断,积极回答问题的小朋友获得了艺启志愿者协会准备的小礼物。2021级师范生杨雅婷,现场教小朋友们演唱儿歌《小星星》,鼓励所有小朋友一起上台齐唱《小星星》,气氛融洽活跃。一位小朋友说:“我喜欢姐姐们,希望她们下次还来,还一起唱小星星。”在支教活动结束时,志愿者们给每位小朋友赠送了唐诗三百首、绘本等小礼物。对于此次支教活动,红花镇中心幼儿园一位老师说道:“以前还没有像这样的支教活动,青岛大学这是第一批,见到大学生来支教,我们农村的孩子也很有表现力、表达力,让我觉得很骄傲,为孩子们感到高兴。”

7月5日下午四点,在红花镇会堂,青岛大学音乐学院学生为校领导、县领导及红花镇领导,学校有关部门及学院负责人,我校省派第一书记荆彦玮、于文、张子义、王洋洋,所有“三下乡”志愿者成员,带来了精彩的“送文化”下乡文艺演出。

音乐学院的学生带来了丰富多彩的歌舞表演和乐器演奏。演出的开始,他们用一首《我和我的祖国》,引起了在场观众的拳拳爱国心;杨文萱、田然带来《映山红》的曼妙舞姿,唤起了观众对于革命热情的追忆;而一曲《嘉陵江上》,又将人们引入了抗日时期对侵略者抢占故土、亲人沦陷的悲凉愤懑与奋斗抗争的氛围之中;大提琴独奏《军港之夜》、歌曲原创作品《志愿者》等众多节目尽显青岛大学音乐学子们的风采;特色民乐《春到沂河》柳琴演奏,也让观众品出了沂蒙大地的独特韵味;最后的舞蹈《不忘初心》,向勤劳奋进的郯城干部群众致敬,向奋战在乡村振兴一线的所有省派“第一书记”表达了致敬。

参加这次活动的音乐学院党委书记李建新表示,音乐学院始终积极支持“第一书记”工作,从一开始就高度重视此次社会实践活动,对今年暑假“三下乡”活动作了规划和安排,对送文化、送节目的演出活动进行了细致打磨并多次联排。演出活动体现了青大学子爱党爱国、奉献社会的青春风采,也是对人才培养质量的一次检验,对提升学生专业素养和社会责任感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参与的学生纷纷表示收获非常大。

谈到这次“三下乡”活动,校团委书记解文斌表示,今年是党的二十大召开之年,恰逢建团100年。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建团百年庆祝大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青岛大学校团委坚持党旗所指团旗所向,按照“百千万工程”工作思路,系统组织今年的暑期大学生“三下乡”社会实践暨青年红色筑梦之旅活动。这次“三下乡”助力“第一书记”帮包村是重头主题活动,是围绕党建抓团建的具体举措。活动取得了良好效果。青年师生也在丈量祖国大地、发现中国精神、倾听人民呼声、感应时代脉搏中充分展现了智慧和风采,在当地党员干部群众中引起了热烈反响。

据悉,今年青岛大学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暨“青年红色筑梦之旅”活动以“喜迎二十大 永远跟党走 奋进新征程”为主题,坚持思路创新和目标导向,组织引领全校广大团员青年,紧紧围绕学校事业高质量发展需要,采取“主题实践+专题实践+自主实践”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组建廉洁教育宣传实践团、“第一书记”帮包村帮扶实践团、招生宣传实践团、“返家乡”社会实践团、大学生社区实践团、中外大学生社会实践团等团队977支、校级重点团队120支,参与青年师生10000余人。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峰、实习生韩甜北京报道 9月1日开学典礼这天,杨萌(化名)把室友送进学校,转身回到只剩她一个人的出租屋,心里默念了一句:“加油,明年再见。”

杨萌今年从北京一所211高校本科毕业了,她和室友是本科时的同班同学,两人一起报考本校的研究生,但结果迥异,室友成功考取,自己却比分数线少了12分。

考研失利后,杨萌在一家游戏公司实习了几个月,最终没有拿到offer的她,决定再次考研。送走室友的当天,杨萌就回到房间开始背单词。

2023年考研的号角已经正式吹响。教育部9月6日发布通知称,2023年考研的初试时间为2022年12月24日至25日。

近年来,考研热持续升温,报名人数和报录比屡创新高,2022年报名人数达457万人。不出意外的话,2023年考研将迎来更多考生。新东方近日预测称,2023年考研人数将达到520万人,而这还是保守的估计。

考研竞争为何越来越激烈,到底是哪些人在报考研究生?

竞争日趋激烈

杨萌对2022年考研仍记忆犹新。“分数线太高了,我的分数在往年录取是完全没问题的。”

“2022年考研确实与众不同,因为往年,考研初试的国家线一般有升有降,但是去年初试没有任何专业的国家线下降。”新东方考研英语教师王江涛说。

2022年考研学硕国家线最高的5个学科门类分别是文学(367分)、艺术学(361分)、经济学(360分)、管理学(353分)、教育学(351分)。

值得注意的是,多年公认的冷门专业哲学和历史学,国家线分别暴涨15分,理学和工学分别上涨10分。王江涛判断,“以后可能不再有传统意义上的冷门专业,无论报考什么专业,只有全力以赴才有胜算。”

与学术硕士相比,专业硕士招生人数更多,更强调应用性,但2022年考研国家线同样没有一个专业同比下降。

其中,只有相对冷门的农业、兽医、风景园林、林业、军事,以及应届生不能报考的工商管理、旅游管理等少数专业国家线与前一年持平,没有上涨。

“我已经本科毕业了,现在继续找工作很多校招都参加不了,所以还是想读完研再找工作。”杨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数据显示,从2017年考研开始,全国报名人数连续7年上涨,从201万人增至457万人,增幅127.4%。

研究生招生人数从2011年开始连续11年上涨,当年全国招生总人数仅56万人,2022年预计将达到120万人左右。

扩招的速度还是比不过报名的增速,据新东方测算,2021年考研的报录比为3.37:1,2022年考研则扩大至3.8:1。

新东方大学事业部考研项目总监李琳近日介绍,预计2023年考研全国报名人数将超过520万人,录取人数将超过130万人,报录比将扩大至4:1。

近日,一些大学公布的2022年研究生新生大数据,已经显示了考研竞争之激烈。上海大学的平均报录比为5.06:1,其中竞争最激烈的是文化遗产与信息管理学院,报录比达到7.35:1。

中国传媒大学2022年录取硕士研究生2015人,其中推免生649人,占全日制硕士生录取总人数的35.93%,创历史新高。推免生创新高,留给考研学生的机会相应减少,竞争自然更加激烈。

湖北大学近年来研究生报考人数屡创新高。2021年,报考人数首次破万,2022年,报考人数15084人,增幅近5成。

杨萌对今年考研的竞争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她觉得一定会更激烈,“因为就业形势不好,所以考研的人越来越多,只能以最好的状态面对”。

离开职场进入校园

刘臻(化名)刚刚开学,她从黑龙江一所“双非”高校考入北京一所211高校的研究生。

研一入学以后,刘臻发现自己的13名同班同学里,有4人是往届考生,即第二次考研才成功的学生,其中一人还是边工作边备考。

“大家都知道考研难度高,但是找工作也很难,很多人的想法是不如先花两年时间读研,再去找工作,竞争力会更强。”刘臻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往届考生占比越来越大,是近年来考研的趋势。相较于本科学历,研究生学历对于职场人来说,在职称评级、高学历人才扶持等方面均有一定优势,甚至是一些岗位的必要条件。

在考研培训班里,刘臻见到了很多往届考生,他们或在职或脱产,考研的理由五花八门:有的笃定“名校梦”,本科毕业后就没打算就业而是专心备考;有的职场疲惫,希望从“996”的工作节奏中解脱出来;还有的小城青年已经工作多年,但婚姻失败,希望通过考研来到大城市换一种人生境遇。

相比之下,刘臻的身份颇为特殊,她是一名专升本考生,也就是说,她高考之后,完成了从大专到本科再到研究生的“两连跳”。

“大专生的文化基础差,有的大专院校的学习氛围也差,所以专升本学生考研天生不占优势,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刘臻说。

随着职业教育止步于专科层次的“天花板”被打破,毕业后继续读本科也成为越来越多高职毕业生的选择。麦可思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2届高职毕业生升本比例仅为3.3%,而十年后2021届达到19.3%,增长超过4.8倍。

对高职生读本科的原因进一步分析发现,“想去更好的大学”成高职生升本第一动力,2021届(33%)比2012届(25%)增长了8个百分点;“就业前景好”为次要原因(2021届:28%,2012届:27%);而因“职业发展需要”读本科的比例,下降8个百分点,2021届为19%。

可以发现,升学已经成为专升本的主要动力,而这种动力又推动升本的学生继续考研。

但刘臻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目前专升本的部分课程设置对考研学生并不友好。“我在读专科时没有学过高等数学,升本后要在一年内要学完高等数学、线性代数、概率论与数理统计这三门课程,而本科生是在两年内学完。对于专升本学生来说,准备考研的时间更紧迫,难度更大。”

天价培训班屡见不鲜

备考研究生,已经成为越来越多本科生四年学习生涯中的重要议题。

北京一所“双非”高校的2023届应届本科生夏子琪(化名)打算报考一所985高校,她告诉记者,自己从大三下学期就开始了解考研的情况,然后选择考研的学校和专业。

新东方大学事业部考研项目总监李琳介绍,根据对新东方学员的统计分析,2023年考研学生的备考时间已经从2022年考研学生的12个月拉长到22个月。

准备从应用统计专业跨考金融学专业的柳乘风(化名)则“下了大本钱”,他花8.2万元报了一门考研培训班,课程内容包括复习资料,政治、英语、经济类联考、金融学综合四门全程班课,还有四十多个小时的一对一课,以及复试课。

“因为自己本科的学校和学习成绩都不是很好,再加上金融学是考研热门专业,竞争很激烈,所以横下心决定拼一下。”柳乘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整个7月和8月,柳乘风都在培训机构里参加封闭集训,就像寄宿制学校一样,学员们住在宿舍里,每天组成固定班级一起上课,晚上也安排了自习。

但这样高强度的学习反而让柳乘风感觉有点吃力,他时不时想调低考研的目标。“但培训机构的老师经常给我们‘打鸡血’,劝我们一定要冲名校,我自己有点信心不足,对这个班体验也没有想象中好。”

考研竞争如此激烈,天价培训班已屡见不鲜。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从公考领域催生的协议班已经蔓延到考研培训,这类培训班收费高昂,但如果考生没有通过初试则会退回部分甚至全额学费。

据报道,甚至有教培机构开设了所谓“复试保过班”,宣称有“内部资源”,可以保证通过复试,价格普遍在上万元左右,最贵的甚至要花上近10万元。但所谓“独家资源”不过是宣传噱头,很多教培机构只是在博概率。

柳乘风报的班也约定了如果初试不过,可以退回部分学费。他从去年10月就开始上直播大班课,暑假集训结束后,将开始一对一课程,每门课程都会有专门的辅导老师。

“学生可以和老师商量上课的时间和内容,这几十小时的课程消耗完后,估计还得再买课。”柳乘风说。

杨萌去年考研时,也花费近万元报了一门专业课培训班。“现在有些机构业务特别细分,专门针对某个专业,或者某个学校开展培训,积累了很多经验,但如果声称有‘内部关系’肯定是虚假宣传,考研成功还是要靠自己。”

0 评论

发表评论